当前位置:520书包网>女生小说>药窕淑女> 第六百零二章 圆 结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六百零二章 圆 结局(1 / 2)

秦穆戎与叶云水归府,庄亲王府上上下下已都在“翰堂。围着。

见他们二人归来立即闪身让开一条道。

祈善站在屋中焦急心忧,忍不住的抽了自己两个嘴巴!

陪老爷子吃什么酒?吃什么酒?如今这副状况,让他如何与秦穆戎、与叶云水、与天下百姓交待?

秦穆戎与叶云水进屋,祈善立即上前,秦穆戎忙问:“怎么回事?”

“弟弟送姝蕙回来,老爷子留弟弟吃酒,弟弟便说起二哥归来,老爷子高兴也吃的尽兴,孰料吃到最后弟弟给他倒的是水,他也以为是酒!”祈善自责的道:“都是我不好,跟老爷子说这个作甚!”

“不怪你。”秦穆戎安慰的拍了拍祈善,叶云水已经疾步上前给老爷子探脉。

迅的开了一个方子让黄公公去抓药,叶云水脸se极其焦虑,朝着秦穆戎摇了摇头,“ting不了多久了。”

“啪”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祈善着实用力,脸上都显出红玟,“我这是做什么孽了!”

“他一辈子都想统军西北,可袁家分化一部分,先帝又想夺另一部分,始终无法如愿,他心愿已了,没了牵挂,如此之态也并非反常。”秦穆戎说到此,叶云水点了点头,“西北征战归来便身子不成,太后大殡守灵,又是差点儿跟了去,人,活的不就是个奔头。”

祈善苦笑着摇摇头“二哥二嫂不怪罪已是弟弟的恩德,何必这般劝慰。”

“这不是劝慰。”秦穆戎说完此话,黄公公已经拿了药来,叶云水煎药,秦穆戎亲手接过去,一勺一勺的喂进庄亲王爷的嘴里。

叶云水的心中略有酸楚,吩咐秦风去把小家伙儿们都叫来,更是让人去通晓大房,话语说的着实不忍:“都来见一见吧看一眼,少一眼了。”

秦穆戎依旧坐在一旁给庄亲王爷喂药,直到一碗药尽,他则跪在地上开始为老爷子净身。

未过多久,小家伙儿们全都到了,看到秦穆戎在此,则都高兴的凑上去一阵喧闹秦穆戎挨个的脑袋“别闹了,让你们祖父好好瞧瞧你们,他要去远方了。”

小家伙们有些纳闷不懂,小兜兜则是问:“是要跟老祖宗去同一个地方吗?”

秦穆戎没有回答,小豆子歪着脑袋看,“爷爷的眼睛怎么流了水?”

姝蕙拿着小手帕擦了擦庄亲王爷的眼角,“是爷爷哭了。”

“爷爷你不要哭!”小兜兜跳了g上,忽然一句:“你不要死啊爷爷!”

死字道出,可谓所有人都一怔、一惊,好像一层心灵的窗纸被无情捅破,更是捅破了所有人精神上的那层防线!

转过头去,秦穆戎声音哽咽跪在地上双手捂着脸,硬生生将那yu出之泪憋回去。

而此时,秦慕云与秦慕谨二房人也全都聚此,看到这样一幕着实的心惊不敢再上前。

似是听到那哽咽泣声,庄亲王爷的眼睛动了动,睁开歪着头看了看小家伙儿们,又看着跪在地上的秦穆戎,笑着骂道:“都在这儿哭个屁老子高兴,心愿全都了了高兴!”

“父亲!”秦穆戎一声呼出,让庄亲王爷的眼泪瞬间忍不住的掉了下来,沙哑哭言:“好,好,又听见这一声呼唤,我,我能闭眼了,能闭眼了!”

叶云水转过身捂住嘴,让哭声憋回心里,秦穆戎自十半离家至今,从未再叫庄亲王爷一声父亲,都是老头子、老家伙一声“父亲”貌似不重,可它却是庄亲王爷心中的一杆秤,足矣压塌他心窝子的一块铁石。

秦穆戎这一声“父亲”,可谓是他最后的期晓从叶云水的本心来讲,庄亲王爷与她之间的情更重于叶重天,他对她的庇护虽不明显,可叶云水都心中有数。

自幼一孤儿长大,这世又没托生在好人家,庄亲王爷虽说之前对她很是苛刻,但相处之后却是唯一让她体会到什么是父爱的老人,一位铿锵有力、杀伐果断的亲王,一位豪气冲天、忠肝义胆的亲王就要这样的去了?她无法从心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庄亲王爷挨个的看了看,而最终也将目光落在叶云水的身上,只吐出一个字:“好。”

目光又回到秦穆戎的脸上,庄亲王爷依旧是那一个字,“好……”

“去把秦慕方带过来,死不死都给带过来。”秦穆戎忽然道出此话,让所有人都一愣。

“还不快去!”秦穆戎朝后一喊,shi卫们急忙赶去。

庄亲王爷似是也对秦穆戎能看透他心中所想感到惊讶,可惊讶过后满心愧疚,不知说何才好,秦穆戎沙哑言道:“终究是你的种,作孽再多他也姓秦。”

庄亲王爷的嘴哆嗦几下没有了话,shi卫们直接把tui瘸的秦慕方给扛了来。

秦慕方就像个胆怯的耗子一般,跪在地上不知所措,待觉出庄亲王爷好似要走了,不由得瞪大眼睛连忙上前,拽着庄亲王爷身上的被便是嚷道“父亲,你饶我一条命啊,放了我,我一定给你生个孙子,一定生,你走了,你让二哥放了我,不然他得杀了我,我不想死……”

秦穆戎找了人给他悄堵上,摆手让人带下去。

庄亲王爷的眼角流了泪,那目光中满是失望,却是看着秦穆戎笑着道:“爹对不住你,你有种,比你老子强,你有种!”

说完此话,庄亲王爷的眼睛里流出的不再是水而是血!

“爷爷!”

“父亲!”

“王爷!”

“爹!”

所有人的呼唤响起,庄亲王爷咧着嘴哈哈大笑,狂笑!

笑声愕然而止,庄亲王爷的嘴却依旧在咧着笑,

哭嚎声起,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哽咽痛哭。

秦穆戎跪地狠磕了三个头,叶云水险些瘫软在地,可几个小家伙儿都趴在老爷子的身上,无法为老爷子换衣,她只得抹了眼泪开始吩咐人做事。

这一宿,庄亲王府无人合眼,这一宿,秦穆戎一直都跪在地上没有起来,…,

秦穆戎这位世袭皇族长及世袭亲王归来,转而便是庄亲王爷过世大丧,这个消息传出后让所有人都着实惊讶。

肃文帝听后,不由得感慨半晌”而后下诏”将庄亲王爷葬于先皇墓葬之旁,以示手足之情,更是亲自到庄亲王府祭拜,虽说朝臣对此大为不满,可想着他登基当日死的那些朝臣,便都把不满咽回了肚子里。

为了自个儿的脑袋,谁乐意去欠这句嘴?何况这几日他们也都清了肃文帝的脾气,不怕你提意见”但他定下之事不容翻改!

这不再是明启帝那优柔寡断的脾xing,而是一杀伐决断的新皇…………

肃文帝到庄亲王府,叶云水略有惊诧。

秦穆戎得知后自要率府前迎,而后得知墓葬安置,他则是拒了,

“老爷子之前已有遗言,墓葬已选好。”

“选在何地?”肃文帝这般相问,秦穆戎则是答:“鸟语hua香之城,不求大过铺张。”

拍了拍他的肩膀,肃文帝道:“皇叔大殡之后,朕与你好生相谈之后的事。”

“有事不妨现在就议。”秦穆戎话语中带了些许远离。

肃文帝倒是朝一芳走了几步”随即道:“朕有意传位于秦公楠,你有何意?”

叶云水在一旁瞪了眼,秦公楠便是兜兜,可她上次不已明示?

“他不妥。”秦穆戎直接拒绝,“我的儿子”自要承亲王之位,你如若自己不留后,便传给十四郡王。”

“你早有此意?”肃文帝问出此话,却又笑着摇了摇头,“罢子,之前二弟妹便以死相逼不肯让朕传位于皇农,如今你也如此………难不成这皇位成了无人要的东西。”

“那就是个笼子。”秦穆戎说完此话,肃文帝道:“那你就盼着朕多活几日,也帮朕把这笼子牢固些许,免得后辈与咱们一样苦。”

此话说完,肃文帝直视秦穆戎,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秦穆戎斟酌片刻则是点了头,二人没再多话,而是按照礼仪规矩行礼叩恩。

三日后庄亲王爷大殡开始。

大殡之日,灵棺出城下葬,全城百姓俱都出门叩拜,在其后的灵车上挂上一朵白hua。

但凡是沾了亲的府邸,俱都披麻挂孝,跟随出城下葬,故而这灵柩从庄亲王府到涅粱城门一路上,其后已是排了长长的队,一眼望不到边际。

小兜兜身为嫡长子长削,自是一身正装,捧着罐儿,而小团子、小

豆子跟随在叶云水的身后,一路走、一路东走西看,时而抹抹眼泪。

叶云水忍着把眼泪憋回去,人在做,天在看,没有必要再哭嚎,伤的是心,不是这双眼“……可这般思付,她依旧没忍住的抹了抹眼角的水珠,心里哀思:老爷子看到后辈的日子过的舒畅,过的顺,便这样撤手而去?

虽说早知有这一天,可总不能连寿日都不过就这么走了?

浑浑噩噩,一直到出了城,叶云水都未听清周围与其说话的人到底说的是什么,只听着礼官主持丧仪的话,按着规矩一步一步的跟着做。

虽说秦穆戎与肃文帝说起庄亲王爷自寻墓葬之地而且不必大过铺张,但肃文帝依旧闻讯到墓葬之处,吩咐劳工在此三日搭建了一座祠堂,名为:“忠烈祠”,这无非也是对庄亲王爷的祭奠。

临到棺材入土,众人齐齐跪地,叶云水的眼泪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哭嚎而落,小家伙儿们也都忍不住的哭了起来。

看着秦穆戎那一副落寞哀伤,看着秦慕云不住的擦着泪”秦慕谨跪在地上抱头痛哭,叶云水不由得在心中默默祈祷。

他们哀哭,是因为失去了这位掌舵老者,可老爷子是笑着走的,满足的走,能否如她一般,也是投生到哪个世界?还是再成一人?

老爷子满足的闭了眼,可她们呢?能否也笑到最后?

看着这些孩子,看着秦穆戎那宽阔ting直的背膀第一次弯下不起,叶云水手捧一把细土,朝天朝地大礼叩拜,这是她真心实意的叩拜,祈祷庄亲王爷,一路走好!

庄亲王爷大葬之后,秦穆戎则准备在这“忠烈祠”中守孝三年,将所有的事全部教给秦慕云与秦慕谨”至于秦慕方”依旧被囚禁在“翰堂”后的院子里,不允出行半步。

叶云水知秦穆戎这般作为是有意退后,世袭皇族长、世袭亲王二位他已都背负一身,如若再掺杂朝政之事,难免又起风bo。故而叶云水也将事情交给了夏氏,只每隔十日回庄亲王府筹措、安置一番,便继续回“忠烈祠”陪伴秦穆戎。

祈善在给庄亲王爷大葬之后便离开了涅粱。

临走时,特意与叶云水畅谈一宿”二日便启程yu到南方,与祈家人相聚,不过镇国公府依旧在涅粱城驻扎,也是给他留一回此的余地。

秦穆戎对祈善与叶云水si谈一晚只字不提,叶云水倒也不说,只是偶尔姝蕙时常问起义父何时归来,秦穆戎则开始you导姝蕙,长大后便搬去镇国公府,替她义父好生管管府政,免得回来连个窝都不剩。

姝蒽年幼,而且对祈善格外的贴心”乐滋滋的点头答应,自那以后便开始随叶云水、夏氏学起掌管中馈之事。

小兜兜自承世子位后,便开始随秦穆戎在“忠烈祠”锻炼骑射。

小团子和小豆子则时而伸伸胳膊tui”主要从文,开始请了教书先生识但三个小家伙儿每日早起都先到庄亲王爷的墓碑前磕个头”此后再各自赴学。

肃文帝几次下诏让秦穆戎与叶云水进宫,二人则都以为庄亲王爷守孝为理由婉拒。

故而三两次之后,肃文帝择日出城来此,虽说是以叩祭庄亲王爷为名,实则与秦穆戎si谈军政之事。

秦穆戎说起西北、南方军令皆在他手中,而肃文帝则与其商议皇位在何时传给十四郡王为佳,更是央求将十四郡王送至此处,让秦穆戎调教几年。

叶云水依旧对肃文帝没有半分缓和之意,每每见面前远隔一段距离,但文贵妃几次传信来此,都告知肃文帝仍在拒绝沾染女子,完全断了留后之意,这个消息的确让叶云水惊讶。

她不知此事该如何回文贵妃,文贵妃之意难免是希望她与秦穆戎劝慰一番,但与秦穆戎si谈过后便继续对此事置之不理,叶云水也基本不再讲宫。

十四郡王送至此处,秦穆戎严苛教导,比对小兜兜还要严厉,起初十四郡王委屈良多,时而哭着要回宫。

乐裳下了狠,对十四郡王的哭诉毫不心软,肃文帝摊手无策,只道是这乃皇族长之意,他这位皇兄也插不上嘴。

十四郡王没了靠山,便只能闷头的学,时间久了,还有小兜兜几人相陪,倒是逐渐适应下来。

日复一日,守孝的三年转瞬即逝,而小兜兜也年约八岁,个子窜的倒是够快,已快追上叶云水。

带着孩子随秦穆戎回到庄亲王府,秦慕云早已设宴扫尘,在门口相迎。

离府三年,再次归来犹如翔鸟归巢,虽然温馨可仍有继续远游之愿。

可如今孩子们已走到了最不能放手的时候,叶云水未提此事,秦穆戎却在府宴过后与叶云水说起:“等他们大了,你我二人便四处云游?想去哪里?可在此时多寻思寻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