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0书包网>女生小说>妃不坏,王不爱> 第176章 最后的真相 大结局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176章 最后的真相 大结局(1 / 2)

不过她也只是吃惊而已,却并未觉得惧怕。

林溪的武功高强,但她的武功同样不弱,要对付一个小黄毛丫头她还是有信心的。

“你和寻儿其实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妹,这一件事情寻儿没有告诉过你吧?”云贵妃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刺眼。

在天辰表兄妹之间一般是不会通婚的,这丫头一看便知与林溪一样是那种极为骄傲之人。

若她知道寻儿隐瞒了她这么重要的事情的话,怕是会对寻儿格外失望的吧?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满脸失望的模样了。

就好像……是看到了林溪满脸失望的模样一般。两张相同的脸,常常会让她产生一种眼前的小女娃其实就是林溪的错觉。

顾小五不语,云贵妃的话她根本就不相信。

她娘是圣灵岛的人,眼前的这个女人即便和娘亲的眉眼有些相似也不可能是圣灵岛的人的。

毕竟圣灵岛的人是不允许和外界的人通婚的,娘亲身为少岛主都遭到了如此严厉的惩罚,又何况是其他的人呢?

“不相信?”云贵妃挑眉,唇角勾起了一抹讥诮,“忘了告诉你,我和你娘是堂姐妹,我也是圣灵岛的人,作为圣灵岛现任的岛主,你该不会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吧?”

圣灵岛岛主的位置原本该是哥哥的,当年哥哥的眉间本来也有红莲的,只是却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定是林溪她那个老不死的爹在搞鬼,为了保住自己女儿少岛主的位置,所以就用药将哥哥眉间的红莲给消掉了。

如果不是这样,那现在圣灵岛岛主就是哥哥而不是这个臭丫头了。

“你的名字……叫做林水?”顾小五不由自主地加大了音量,眼中闪烁着如利剑般锐利的幽光。

林水这个名字不知已经在她的脑海中徘徊过多少次了,如果她真的是林水的话,那她和阿寻还真的是表兄妹了呢。

但那又如何?既然已经决定了是阿寻了,即便是有血缘关系的表兄妹又如何?最多……最多就是以后不生小孩就是了。

只要阿寻他愿意,她顾小五,绝对生死与共!

但是,若眼前的云贵妃真的是林水的话,那么……她今日绝对不会放过她!

她已经……想要手刃害死娘亲的仇人很久了。

“瞧你那模样,想必是已经知道你娘的‘醉月’是我下的了吧?”云贵妃,不,或者该叫林水才对,林水笑得有些得意。

这件事情她已经埋在心底很久了,其实她很早就已经想要将林溪是死在她手里的事情宣告出来的了。

如今,这个念头终于实现了呢。真的,真的很兴奋,她甚至想要大笑出声。

“果然是你。”顾小五忽然冷冷一笑,声音却意外的柔和了起来。

“当然是我,就算你知道了又如何?就凭你想要给林溪报仇?你觉得你能够杀得了我吗?嗯?”林水对自己显然是很有信心的。

曾经她虽然不是林溪的对手,可如今已经过了近二十年,她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林水了。

“杀不杀得了试试不就知道了?”终于找到自己惦念许久的杀母仇人,顾小五却并没有像想象中的那般迫切,迫切地想要亲手宰了那个毒害她娘亲的人。

“你对自己倒是挺有信心。”林水颇为不屑的模样,不着痕迹地朝着内殿的方向看了一眼,嘴角微微翘起。

已经过了这么久,那个叫顾什么的丫头估计已经得手了吧?她倒是真的很好奇林溪的这个宝贝女儿看到里面的情形之后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她真的很期待。

不过有些可惜,这景云宫的隔音效果太好,不然她倒是想听听那美妙的声音呢。

“我一向很自信。”顾小五忽然拍了拍手掌,“最后问你一遍,阿寻在哪里?”

她进宫之后就直接去了皇帝的乾清宫,不出所料在那里遇到了阿寻之外的其他皇子,也从独孤宸的口中得知阿寻一直都还没来乾清宫。

直觉告诉她阿寻可能去了景云宫,于是她便直接来了景云宫,结果……

得知云贵妃便是林水,这个倒是意外的收获。

“寻儿么……”林水轻笑,“大概是在温柔乡中沉醉吧?!”

“是么?”顾小五根本就不信,平时阿寻都从未流连过温柔乡,更何况是现在?

就算是再怎么好色之人在自己的亲爹刚刚死掉的情况下也不可能会做这种事情,更何况那人是阿寻呢。

“是不是你待会儿就知道了,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个秘密想告诉你,看在你是他的女儿的份上。”林水越说越兴奋,顾小五有些怀疑她的精神方面是否有问题。

但顾小五却没有注意到林水说的是‘他’而不是‘她’。

“我现在还是比较想送你上西天,至于你口中的秘密,我实在没兴趣知道。”不能浪费太多时间,她还得去找阿寻呢。

而且,方才在乾清宫的时候,因为人太多的关系,所以她也没有检查过皇帝的遗体,待会儿解决了这个女人之后,她还是去瞧瞧皇帝的遗体才能安心。

“若我说这个秘密是关于皇帝的死呢?你也没有兴趣?”林水笑得有些恶劣,她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张和林溪一模一样的脸上浮现出诧异和不解甚至是惊恐的神色来了。

“皇帝的死和你有关?”顾小五直截了当地说道,在进宫之前她就怀疑皇帝的死是不是人为的,如今林水这么一说,很明显她和皇帝的死是脱不了干系的。

只是,不知道她在这件事情里面扮演了一个怎样的角色?

“不错。”林水很大方地承认,“他很小心,吃的喝的都会让人先试毒,即便那东西是我做的也是一样,所有我没有在吃喝的东西里面下毒。你猜猜我把毒下在什么地方了,我想你绝对猜不到的。”

在林水看来,皇帝会死完全是他自找的,若不是他那么心急,他也不至于会死得那么早。

本来还想等他为寻儿和顾家那个叫什么来着,哦,对了,好像是叫顾芸姝,她本来是想等到他替寻儿和顾芸姝赐婚之后再置他于死地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意义了,是他自己找死,怪不得别人。

“你身上?”顾小五想都没想就答道。

就连自己所爱的人做的吃食都那么警惕,那么他大概就只有在床.上才会放松警惕了吧?

大概……所有的男人在床.上都会忘记防备的吧?特别是在自己所爱的女人的床.上。

顾小五能够猜得到,这倒是大大出乎了林水的意料。

“你果然很聪明,我还以为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是不可能猜得到的呢。”十三四岁的年纪,还是个不懂得床弟之事的年龄,所以顾倾城会猜到她将毒抹在哪里她才会觉得惊奇。

“我将毒抹在了我的身上,如果不是他自己一来景云宫便迫不及待的想和我行周公之礼的话,他也不会死得这么快。”林水说这话的时候眼中的快意是怎么也无法掩饰的。

她的身子该是惜之的,可是却硬生生的被这个狗皇帝给夺了去,这叫她如何不恨?

虽然当初进宫是为了要报复林溪,可若没有那狗皇帝夺去她的清白在前,那她又怎么可能会入宫?

一入侯门深似海,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更何况皇宫这个牢笼还比那侯门更为复杂上百倍。

初入皇宫,她便成为第一个一入宫便成为嫔的宫妃,可这却引来了其他后妃的嫉妒,终于有一次她腹中的孩儿惨死在了一个妃子的手中。

虽然皇帝当时便废了她的妃位并将她打入冷宫,而且还将自己升为妃,可那又如何?她的孩子不也还是死了吗?

即便那个孩子是那狗皇帝的,可她……可她是将那个孩子当成惜之的孩子来看待的啊!

本该属于惜之的孩子惨死,本该属于惜之的身子也被那狗皇帝霸占了,所以她才会在林溪离开顾家之后便假死离开了皇宫。

她的身子已经很脏了,既然林溪已经离开了顾家,她便没有再留在皇宫的理由了。

这次会回来,也是因为知道林溪她的女儿和寻儿在一起了,而且寻儿似乎连上战场都带着她一起,这让她有些在意。

乔装打扮了一番,然后她赶去了战场,结果却在路途中与他们相遇,只不过她当时易了容,他们没有认出来罢了。

如果不是为了不让林溪的女儿如愿成为寻儿的妃的话,那么她可能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回皇宫的了。

这个地方,虽然金碧辉煌,但是却让她觉得无比恶心。即便跟着惜之一起风餐露宿也比住在这里要好,只是惜之他……

“你是他的女儿,所以我告诉你这些,也不会杀你。但是,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情你还是必须要面对。”林水忽然出声,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寻儿应该差不多该醒了,她接下来就只需要看戏便好。

她真的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顾倾城看到寻儿和顾芸姝赤.身.裸.体的交缠在一起的时候的表情了。

一定会很精彩,甚至有可能比林溪知道惜之选择了保全顾家舍弃她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还要精彩。

虽然已经时隔十几年,可她却至今都忘不了林溪当时的表情。

又一次听到林水说‘她’的女儿,顾小五的心中不禁感到有一丝茫然,既然林水恨娘亲,可为何又会因为自己是‘她’的女儿而对自己特别优待?

“不是想知道寻儿在哪里吗?随我进来吧。”林水站起身来,就准备往里走。

顾小五却没有跟上去,“你口中的‘她’指的是谁?”

若真的是娘亲的话,她当初就不会对娘亲下毒了,所以她口中的‘她’指的绝对不会是娘亲,难道……

不会是她那个老爹吧?

顾小五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林水其实一直爱着自家老爹的事情,如果那个‘她’其实是‘他’的话,那一切便可以说得通了。

“哼,我说的当然是惜之,难不成还会是林溪不成?”林水的面上闪过一抹厌恶,若非顾倾城是惜之的女儿的话,她又岂会只是设计阿寻而不是对她下手?

“不是说要带我去见阿寻吗?怎么还不走?”

林水脸上的厌恶随即转变成了灿烂的笑容,她意味深长地道:“希望你能够承受得住。”

顾小五皱了皱眉,直觉告诉她内殿里面等着她的一定不是她所想见到的,可脚步却不曾听过,她随着林水一步步走向内殿。

两人在门口停了下来,林水面带微笑,顾小五则是微微皱眉。

“做好准备了吗?我要开门了哦。”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林水的声音似乎稍微压低了一些。

只要过了今日,她林水便会以林溪的身份出现了。

至于林溪的坟墓么……她先看完这场戏之后再去铲平好了。

顾小五却不答话,直接越过林水,伸手推开了那扇紧闭的大门。

在看清屋内的情形之后,林水脸上的微笑顿时僵住,而顾小五却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房中除了刚进来的顾小五与林水之外还有四个人,比林水意料中的还要多了两个,顾惜之以及……素月!

“你不是……”林水怔怔的看着独孤寻,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是该和顾芸姝在那张宽大的床榻上翻云覆雨吗?为何此刻却衣衫整洁的坐在太师椅上满脸嘲讽地看着自己?

惜之呢?他又是何时进宫的?他不是该在千里外的南岭关的吗?

林水侧过头去看着顾芸姝,希望能从她那里得到答案,可是她却再一次失望了。

顾芸姝此刻已被素月点了穴道,因为曾吸入催.情香,却又未能如愿成为独孤寻的人的缘故,顾芸姝看起来是面若桃花,眼神迷离。

她该庆幸的是林水只在内殿燃了一小会儿催情香,只要她能够忍过情毒发作的时间,即便不与人交合也无事。

“今儿个景云宫所燃的熏香里面含有催情香对吗?你所准备的茶水里面也有一种无色无味的迷.药,药量大概可以让我睡上一个时辰左右。”独孤寻替林水将心中的话说了出来。

不等林水有所反应,独孤寻又接着道:“本来一切都很完美,只是可惜你少估算了一点,你的药是否对我有效。如果你事先确认过的话,或许你的计谋已经得逞了。”

和成天与毒物打交道的小五待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所以即便是无色无味的药他只要仔细些也能够分辨得出来了。

虽然一开始他并没有注意到茶水有问题,可他在喝最后一杯的时候却意外瞧见了这个该是自己母妃的女人嘴角的那抹有些异样的笑。

所以他便大胆猜想着茶水是否有问题。

加之他从走进景云宫开始便察觉到的屋里所燃的香料的问题,一个大胆的计划瞬间在心中成形,所以他才会佯装要离开景云宫,但是却在迈出一步之后便倒下去。

他被人抬进内殿之后,便察觉到有一双女人的手在试图解开他的衣衫,不等他阻止,那双手却突然停止了对他的‘侵.犯’。

有些惊讶地睁开眼,却意外在屋里看到了原本该在他府中的顾伯父和失踪已久的素月。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