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0书包网>玄幻魔法>骑士学院> 十三 下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十三 下(1 / 2)

我们拐到离西城门不远的西大街,这里还在忙碌。但看得出来大家都在疲于奔命,路旁不时有人坐下来休息。

昆士诚忽然摸着肚子道:“老文,你们饿不饿?”

他这一说,我们二十几个人都觉得又累又饿,蜂拥到路旁一家像是饭馆的店面里。店里一个顾客都没有。店老板趴在柜台上睡觉。这饭店的风格很像我们国家的,但是饭桌很小,凳子也没有靠背,估计这和僧侣国崇尚古朴的风格很有关系。

占杰虎猛地一拍柜台,喝道:“老板!”

店老板吓得跳起来,见我们那么多人,一时张着嘴不知所措。占杰虎道:“老板,把你们这里的好酒好菜端上来!”

老板双手互搓,为难地说道:“店里的人都出去帮忙了,几位要吃饭的话,请等一下,我喊他们回来帮忙。”

占杰虎招招手道:“快点快点,我们都要饿死在这里了!”

老板讪笑着招呼我们坐下,忙着跑出去。

沙尘海、罗亚特我们几个人坐在靠窗的地方。街上的景色我们看得一清二楚。这会可能该忙的忙完,又是到了吃饭的时间。街上人少了很多。车多出许多,往城中心方向驶去。车后车篷用布遮着。而且一辆接着一辆,然后空车回驶向西门。

“他们在送什么东西?”我奇怪地问道。

大家大摇其摇头。

沙成海道:“可能是尸体,送到东门火葬。”

“火葬?”我们愣了一下。

沙成海道:“是的。你看,车的车辕上全是血迹。”

我们闻声看去,果然,车轮和车轴都被鲜血染红了。

沙成海道:“这些尸体如果不及时处理,就会腐臭、发烂,然后滋生蚊虫,再由蚊虫传染瘟疫、痢疾、霍乱。战后死于疾病的人,比死于战乱的人更多。

我们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苗欣俊道:“这些人估计都是那些怪兽吧?他们的人不会这样装上车的。”

沙成海点点头道:“嗯。我在城头上看了一下,对手死了有四千多人。”

“那么多!不是一共就一万多人吗?”罗亚特问道。

沙成海点点头,道:“差不多。这些兽兵不懂战法,没有攻城武器,再来一倍的兽兵,也只能是这个结局。”

昆士诚道:“我看到城墙脚下堆得兽兵尸体,几乎和城墙一样高了!”

沙成海点点头,道:“这样攻法,要么是攻破城门,要么就多来几头那种怪兽,把那种灰毛狼投进来。没想到,这两种方法都被文森特克了。”

我忙说道:“这是大家的功劳,不是我的。”

苗欣俊笑道:“老文一人孤身守门,这回一仗成名了!”

我实在不习惯被人这样说,脸红得实在厉害,忙岔开话题道:“远征军有没有人受伤?”

沙成海点点头道:“远征军死伤惨重。”

再没有什么话让我们更加震惊了。这些优秀战士的牺牲,让我们非常痛心。

沙成海道:“肖广志真是脓包一个。他都没有搞清敌人的情况,贸然派步兵参战,这种个人英雄主义让步兵陷进很大的危险。然后林乐风的马军又被困,两边不能兼顾,他又自己出城,倒不像是救人,反而是要把自己陷进去。”

苗欣俊不以为然又胆怯地说:“那他们不是杀了几千人吗?”

我赞同道:“是啊,如果不是我们这支奇兵,孤鹜城哪能守得住呢?”

沙成海“哼哼”冷笑道:“你们只能用菜鸟来形容了。你们当真以为孤鹜城这个前线自己没有力量保护自己,要靠我们这区区一万人的外来客帮忙吗?”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反驳道:“那我们没有看到这座城有什么像样子的军队吗?”

沙成海道:“这个城里,估计有两万正规士兵,加上临时征召的民兵,战时力量能达到十二万人,对于守城来说,是绰绰有余的。这儿的精兵,应该驻扎在城以南和以北五里地外的高处,观察这里的局势,和孤鹜城遥相呼应。一旦城里守不住,立刻就会前来救援。”

他总结道:“这座城里,一定有个用兵高手。那些兽兵群里,也一定有个高手,派了一万人来做前军佯攻。这两个人,大概是想借孤鹜城做一次斗兵游戏的,没想到…”

他又冷笑了几声:“没想到被肖广志那个笨蛋搅黄了。哈哈!”

有这种可能?我不敢想象。我的军事素养和沙成海不是一个层次的。

“我们这一仗牺牲了多少远征军战士?”我问道。

一直没说话的梁前志道:“不算救活的和保住一条命的死了两百人吧。”他和沙成海交换了一下意见,道:“失去战斗力的有两百多人,这样算来的话,一仗损失了四百人,呵呵,战果显赫,战果显赫!”

死了这么多将士,我心情不大好,听梁前志调侃的语气我不大方便发作,便问道:“死了我们自己国家的人你为什么还这么开心?”

这话很尖锐,梁前志们一愣,哈哈笑了,道:“我们可是对这些人没什么好感哦。”

罗亚特冷冷地说道:“是不是一直被他们追捕的原因啊?”

梁前志脸上有点挂不住,道:“是,我们一直被这些官兵追捕,所以对他们没有好印象。”

罗亚特道:“这是你们咎由自取,怎么能怪别人?”

梁前志们变了脸色。占杰虎等人拍桌子站起来,喝道:“罗亚特,你小子乱说什么东西!”大家赶忙出来打圆场,罗亚特只是冷冷地笑。

沙成海一摆手,镇住占杰虎等人,冷冷地说道:“是,我们是咎由自取。就因为我们抢劫、杀人,就因为我们用我们的方式伸张正义和公理道德吗?”

他指着占杰虎道:“他家原本是河南一个经商之家,被当地恶霸看上他家的产业,勾结官府,强索压榨,逼得他父母自杀,霸占了他家的家产,让他六岁就流落街头。有谁保护过他?全城有一半的官僚都分到了他家的家产,我把这些人杀了有什么不对?”又指着张延,道:“他本来是个先生,一家三口平静地生活,被城衙府总捕头的公子看上了他夫人,混淆是非黑白,对他栽赃嫁祸,让他锒铛入狱,淹死了他的儿子,强暴了他的夫人,要不是我路过,只怕他也冤死狱中,我杀了全城两百二十名参与这件事的衙役,又有什么不对?”又指着梁前志道:“他喝酒与人发生了一点争执,人家喊了二十多人杀他一个,幸亏他武功了得,杀了三个逃走,后来当地衙门招他归案,他本以为自己自卫杀人,应当轻判,又是没想到,叫人杀他的是个什么都守的亲戚,又是颠倒是非黑白,硬给他按了一个罪名,当庭处死。幸亏我们众弟兄守在衙门外,见势不对,把他抢回山寨。我们又有什么不对呢?”

众人默然。梁前志低声道:“我们的山规就是,*掳掠者,给他开心。就是刀子插心。但是我们山寨最鼎盛的时候,有两百多号弟兄,个把个害群之马,就算都被我们做掉,江湖上名声总是不好听了。而且,就算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响当当的汉子,光是抢劫政院,挟持政院要员这些罪,都够杀头的。”

罗亚特道:“你们总觉得被你们杀的人都是罪有应得,会不会有人被逼无奈,他们如果不为虎作伥,自己家人的性命也会受到威胁,这些人,会不会也被你们误杀呢?”

占杰虎喝道:“姓罗的,你一再逼人太甚,你什么意思!”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