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520书包网>都市言情>小小主神成长记> 第二十六章 大梦一场
阅读设置(推荐配合 快捷键[F11]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

设置X

第二十六章 大梦一场(1 / 2)

陈平从剧烈的疼痛中醒来,周身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他摇了摇脑袋,定下神来,缓缓地爬起来,用双手向四周摸索。

不足五米的地方,陈平停下动作,因为这时候他发现自己好像摸到了什么,软乎乎的,还有衣料的柔软感,察觉到自己到底摸的是什么了,陈平向触电般立马伸回了手。

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呼啸着从他面前飞过的一巴掌,陈平讪讪笑了几声,说道:“秦可人,是你啊,话说这里好黑啊,我什么都看不见啊,哈哈哈哈哈哈……”

陈平的脸上直冒冷汗,虽然刚才看不到,不过手中那不一样的触感就告诉自己,自己惹了大祸了。

正想着,前方突然亮起刺眼的白光,陈平闭上了眼睛,然后一记厚实的巴掌直接轰到了陈平脸上。

感受着脸上微微的疼痛,陈平睁开了眼睛,看向前方怒目圆睁的女子,可不正是秦可人嘛。

陈平脸上带着苦笑,就这事,就是被打了自己也没地说去,秦可人鼓起了腮帮子,气哄哄的盯着陈平,陈平的冷汗越来越多。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盯着对方,一言不发,最后还是陈平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说道:“啊,对了,这次任务这么诡异,咱们还是应该讨论下这件事啊,还有这里到底是哪里?”

秦可人虽然知道陈平故意岔开话题,不过她自己也没办法把话题继续下去。

叹了口气,秦可人开口说道:“你又不是不清楚,梦中所有的情景历历在目,一分不曾忘记。”

陈平露出了然的神色,现在他的脑中那个暴雨中仰天长叹,一身白衣化浊污的身影依然不断闪现。

梦中匆匆数十年,只不过弹指一瞬,此地主人真是用心了。

想到这里,陈平站了起来,在秦可人愕然的眼神中大声喝道:“既然给我们看了那么多,那么必定有用意,我们照办就是,不知意下如何?”

黑暗沉寂了一会,然后慢慢褪去,逐渐现出光明,让两人看清了周围的环境。

果然,还是这样的,是两人昏过去之前的那个桃林,而两人正躺在桃花林中央最大的那颗桃树下。

遮天盖地的枝叶让人看不清上方的天空,好像只有桃花的存在,香味扑鼻,不断往人鼻子里钻,却又不是很刺激,反而透着一种柔和。

放眼望去,视线所及尽是盛开的桃花,别无他物,就像刚来时那样。

两人爬起来,盘坐在树下,然后,就在两人面前,空气开始扭曲,周围散落的桃花无风自动,纷纷向这聚集。

漫天纷飞的花瓣擦过两人的脸颊,然后五六步外构成一个轮廓,逐渐变清晰,眉目,衣衫,纸扇,还有香囊。

好一位浊世佳公子!

即使两人都对这个形象熟的不能再熟了,但在现实中见到依然十分震撼,那种礼貌却疏离的气质。

陈平上前一步,缓缓说道:“小相公,让我们经历那么多,你到底有何用意?”

没错,站在两人面前微笑的这位就是两人所熟知的李书然了,那位在两人的梦中意气风发的公子。

直到几分钟之前,秦可人陈平还在那像梦一样的世界扮演着各自的角色。

才学超人,恃才傲物的李书然,一颗芳心全系在他身上的青梅竹马王颜馥,体会着别人的悲喜,爱恨,短短数十年的经历浓缩在其中,令人深陷其中难以自拔。

就好像角色扮演,晃晃十几年过去,人世种种尽在其中,可奇怪的却是,明明做了十几年的梦,期间每件事都经历过,可除了最重要的几件事之外,在出来后,其他的记忆全都慢慢模糊,而且两人的心境居然未有半分苍老。

即使经历过那种事情,秦可人依然是少女心性,这其中可加以体会的东西可太多了。

李书然当真是王佐之才,所写文章皆是见地独到,那日的老御史在会后有意结交李书然,手书一封向朝中好友引荐其才,少年果不负众望,府试拔得头魁。

但天有不测风云,李府失势,连带着王家也遭了无妄灾,家道中落,颜馥被强夺入府,常遭欺凌,家中大妇又善妒,少年李书然入京赶考,一无所知,急忙归乡后却惊闻噩耗,一时间不知该去何处。

浑浑噩噩在乡间徘徊几日后,少年徘徊到了城南的那一处桃林,身上满是泥土,背上背着颜馥的尸首,路上的行人见了唯恐避之不及,“小相公大概是疯了”。大抵都是这样的说法。

李书然眼神空洞,全无往日的意气风发,一身白衣尽是泥土,他就这样一步步走进桃林的深处。

中央是一株细小的桃树,看起来年份不长,正值花期,桃花开得正茂盛,少年两指带血硬生生挖开一大块泥土,混着花瓣将颜馥的尸首放了下去。

做完这一切,少年的脸上才带了一点笑容,他用手指轻轻拂去颜馥脸上的花瓣,笑道:“颜馥,我回来了,可惜啊,有点晚了。”

“这里我们每年都来,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住下好了。”

“你最喜欢桃花了,每次都要拉着我看上一整天。”

“说起来那时候的我着实无趣啊,只知道读书,你却只是笑,从不怪我。”

“才情通天又如何,我还是失去了你。”

“早知道当一回恶少,也要向伯父把你求回来,说起来伯父好不解风情啊,大概是把我视作仇人了吧。”

“不过还不算太晚,这里你我都喜欢,我们以后不分开了。

将所有挖出的泥土全都覆上去,李书然沉默的看着前方,树林慢慢暗下来,天空也应景的下起了雨,将新土慢慢浸润,也打湿李书然的脸颊和衣衫。

天空中炸起了惊雷,李书然抬起头望着天,一言不发,在天色将暗,平地风起的时候,天空又被一道白练撕开了帷幕,李书然仰天长啸,声中带着忿恨,散落的花瓣也渐渐枯萎,再不复之前的柔和。

在雷电带来的短暂光亮中,一道跪着的身影缓缓地倒下。

多年前已然离世的人就站在两人面前,只要不是得了失心疯的家伙,即使不会吓得跳起来,也一定会直冒冷汗。

就是这种情况,秦可人稳了下心神,好歹与这位认识了十多年,虽说当不成真,但论起了解还是差不多的。

上一章 目录 +书签 下一页